從骨說起─

〔文、繪圖/王霈〕人類才智雖能創造多種發明,但是如果比較成果的精美、純粹和功能,有誰能夠超過大自然?因為在祂的偉大創造裡,無一物缺乏,無一物多餘。─達文西

許多人都經歷過上帝的恩典,生命被改變、性格被調整,甚至做人處事的態度和生活方式也跟過去大相庭逕。但是我們卻鮮少聽說,有人因著上帝的恩典多長出一顆心臟、或突然開始用手走路而不是用腳,這種改變身體正常構造與功能的事,似乎不曾發生在你我身上。(別誤會!這不是說上帝做不到這些事,也不是說我們周圍所發生的醫治神蹟全是莊肖維,這些被醫治的見證的確是上帝那測不透的恩典呢!)

大家是否注意到,從出生到現在,我們用了數十年的身體,好像運作起來也挺順的,不論是明亮動人的大眼睛,還是細微俏麗的眼睫毛;是肚子裡的腸胃系統,亦或是長在指尖的指甲。身體的每個部分都相輔相成、連絡整齊、缺一不可!也許平常我們不會太注意到這些大小部位是如何運作,但一旦發生狀況,好比一根睫毛落在眼睛上,都會讓你頓時不舒服、而影響正常作息。

然而,要把這些精巧的結構歸因於累積不斷「偶然」的基因變異、經過千萬年環境與物種間競爭的「天擇」、從小生物到大生物「演化」的普世科學邏輯上,那心裡真有一番掙扎。這就好像要我們接受把一些金屬零件、塑膠、皮革、玻璃等材料,放在一個大箱子裡搖晃混合數百年後,打開裡面是一台組裝好的BMW 跑車一樣巨大的信心!因此,我們不得不說,身體,是上帝獨一無二的創造!我們身上早就帶著上帝數不清的神蹟!

創世記第一章中,上帝不只創造花草、飛鳥、走獸、昆蟲和海裡的魚是「各從其類」而且花樣百出!祂在我們人身上各個系統的創造也是「各從其類」、設計精良、彼此配合無間、環環相扣。若深究其奧妙,你會發現,上帝蘊藏在裡頭的恩典與創意,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事不宜遲,我們就來看看上帝的經典創作 —先從人體骨骼說起吧!

頭蓋骨的英文名稱是Calvaria,它源自拉丁文的Calva,翻譯過來就是指─各各他或骷髏地—那個耶穌被釘十字架的山丘。

骨骼是活的

噢噢噢!大家先別誤會,這邊可不是要談舊約以西結書37 章講的「骸骨復活」,而是要和各位一起探究我們體內「活生生」的骨骼喔!

所有的節肢動物,如昆蟲、蜘蛛和甲殼動物等,它們的骨骼是長在外面的,我們稱為外骨骼。這些包覆在體表的骨骼提供了牠們最堅實的保護,但也多少阻礙了牠們的生長。由於外骨骼的限制,節肢動物的生長是斷斷續續、間歇性地進行,牠們一方面必須要靠蛻皮才能生長,另一方面又因此失去某些體內的構造。也由於蛻皮的需要,限制了身體結構的發展,使得牠們體型通常較小。再者,蛻皮的過程是相當耗損精力的,因此會造

成個體生長期一段脆弱、缺乏保護的階段。

相對於節肢動物的外骨骼,人體骨骼系統就能夠解決這些身體支架構造與生長之間的矛盾,因為我們具有一個既能夠生長、又能夠持續調整改變的骨骼活組織。不但如此,骨骼中含有大量鈣和磷的無機鹽類結晶,使骨組織變得堅硬,足以提供一套強壯的支架,支撐保護整個身體其他的結構。這是一個極大的革新,也是我們體型可以持續成長、同時又具有強健體態與生存優勢的秘訣之一。

它如何長大、變長?

在發育中,長形骨骼的兩端中,各有一層稱為骨骺板的構造,它是由可不斷分裂增生的軟骨組織所構成。當骨骺板增生時,一方面骨骼沿長軸向兩端延伸生長,一方面也會持續保持自身的厚度,這樣它才能持續不斷增生而帶動骨骼向兩端的生長。在幼兒到青春期,骨骺板會一直保持具有旺盛分裂能力的軟骨組織形式,因此身體可以不斷地長大長高;而過了青春期,骨骺板就會被硬骨組織填充鈣化,失去增生能力,使得身體不再抽高, 這意味著我們長大成人了,同時骨骼的生長也進入另一階段。

在骨骼伸長的過程中,也同時在進行另外一種生長,我們稱之為重塑(remodeling)。重塑會因著作用在骨骼上不同部位的外力,使骨骼可以順性地生長或變形。這類生長,一生都在進行。例如,在幼兒時期的骨骼表面是光滑平整的,而隨著年齡增長,肌肉拉扯骨骼的強度逐漸增加,使得有肌肉附著的骨頭部位被拉起突出,因此在成人的骨骼表面,就會有凹凸不平,特別是在有肌腱或韌帶附著的位置上。這些都是重塑作用下的結果。聰明的你應該不難想像,不只是肌肉、肌腱或韌帶的拉力,長期壓力也會使骨頭重塑,像是長期不正確的姿勢或運動,會讓受到不平衡壓力的骨骼產生扭曲重塑,可能因此發展出骨刺等這類附加結構,這些變化若發生在某些部位的脊椎骨時,就有可能進一步導致像肩頸痛或下背痛等臨床症狀。

為什麼不用金銀銅鐵來做骨骼?

各位也許會想,既然骨骼扮演支撐身體架構重要的角色,上帝為何不用鋁、銅、鐵、鋼或是合金這類堅固耐久的金屬材質取代鈣磷無機鹽類結晶來建構骨骼呢?放眼望去,從椅子到建築物,在人的設計裡,主要建構這些物體的支架大多是由金屬製成,難道上帝不及人類的聰明才智嗎?上帝豈不知它們有多麼堅固好用嗎?先別急,等我們細究其中的原委時,你就會讚嘆上帝的智慧了!

對此疑問,我們至少可以提出三個理由:

第一、金屬構造雖然堅固,但它的分子量卻很高,這會使得身體重量急遽上升。一個體重60 公斤的成人,如果身上骨骼都改由金屬製成,他的體重可能會重達3、4 百公斤,這就成了不折不扣的鋼鐵人!同時這也是為什麼金屬元素在我們體內都相當微量的主要原因了。此外,骨骼的中央部分並不是完全實心的,而是像海綿一樣充滿了許多空隙,有的骨骼甚至是中空的,例如頭部的上頜骨(眼睛下方那一塊骨骼)和額骨(位在額頭)。如此一來,骨骼不但可以擁有堅固實在的外形,又可以達到減輕重量的目的。

第二、建構支架的材質不只要考慮硬度,也須考慮承受壓力的能力。金屬材質具有高度的鋼性,但卻缺乏抵抗張力、剪力與壓縮力的能力,常因突然的外力,斷裂或變形。但骨骼組織中,除了有無機鹽結晶外,還有膠原蛋白等基質纖維混雜其中,這種複合材質讓骨骼更具韌性,反而使得骨骼不但具有硬度,同時也更能負荷壓縮力的作用,不會輕易斷裂。各位可以進一步聯想,這與舊約時代建造牆垣所應用的原理是類似的。他們將經過日頭曬乾的磚泥和以稻草碎禾為材料來建造土牆,這樣的牆面會格外堅固(「出埃及記」5 章7 節)。這種運用混和材料的道理,與骨骼材質的設計,真是不謀而合呢!

第三、我們身體中的鈣離子在許多生理功能上扮演著重要角色,神經訊息的傳導和肌肉纖維的收縮等,都是透過鈣離子來啟動,骨骼中的鈣成分變成身體最大的儲存場。骨骼就好像物資調度中心一樣,有需要時,就從骨質中釋出到血液, 再送到全身, 含量過多時,就儲存在骨骼裡或排出體外。透過這樣的協調作用,就可以維持整個身體鈣離子總量的恆定。

你看上帝的製作是多麼地周全完美! 由於這些骨骼的生長狀況與每個人的生活作息有著密切的關係,所以雖然骨骼的數目與整體外型都差不多,但是每個人的骨質狀況、實際結構卻是像指紋,各不相同。這也說明了上帝所造的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因為人類沒有像節肢動物那樣的外骨骼,才讓擁抱有了溫度;因為枕骨大,人類不必像其他動物那樣面向地面,而是可以抬頭挺胸地直立行走。

頭殼頂為何要是圓的?

各位是否有注意過一個現象,人們的設計常偏愛直線、直角、平面的構造,像紙張、書桌、牆壁乃至於高樓大廈,我們也常認為,有稜有角的設計是最穩固的結構。

但上帝也許沒那麼喜歡那些僵直的直角和平面。從祂所造的天地萬物就可窺見其端倪 —極少的構造是平面或直角形的,取而代之的是多邊形(特別是六邊形)、圓弧、圓柱或圓球狀。理由是什麼呢?因為我們的上帝是絕頂聰明的物理學家,祂知道,唯有適當地圓弧曲面,才能使面上每個點所承受的壓力彼此平衡,因此可以造就出圓頂狀的結構具有負載較大外力的能力;這些例子包括蛋殼、貝殼及人類的頭蓋骨。

若與其他物種相比較,人類的頭蓋骨擁有比其他脊椎動物更完美、更接近球形的曲面,使得它可以承受巨大的外力,以保護其下像豆腐般的大腦。試想,我們頂上若沒有堅硬的頭蓋骨提供保護,那我們可能要戴著頭盔才敢出門了!

深具意涵的解剖名詞

解剖學常令人聽而生畏的原因之一,就是多到不可勝數的拉丁文、希臘文名詞。不過, 筆者自己倒是樂在其中。原因無他,在追本溯源這些構造名詞的由來時,常有令人著迷的淵源典故。舉例來說,頭蓋骨的英文名稱是Calvaria,源自拉丁文的Calva,字根與阿拉姆語(屬閃米特語族,耶穌及其門徒所使用的母語)的Gulgulta 有著相同的意義,翻譯過來就是指,各各他或骷髏地—那個耶穌被釘十字架的山丘。

我相信,早年的解剖學家在為此命名時,一定帶有極深的屬靈意涵:一個位處於人身上最頂端的構造,卻被賦予一個人類史上最謙卑史事的記號!這似乎是在提醒著我們,不要忘記各各他十字架的救恩是在我們的上頭,神的意念總是高過我們的意念,不斷地高舉耶穌的十字架,就好像是戴著救恩的頭盔,一路由主領路,跟隨著祂,走屬天的道路!

那個「孔」真有創意!

看完人頭骨的頂端,我們來看看頭骨的底下吧。

在頭骨的下方,有一個大型的圓孔,我們稱之為枕骨大孔。它是頭骨與脊椎骨(這些脊椎骨從上到下接在一起稱為脊柱,就是俗稱的龍骨)相接的地方;枕骨大孔中間有中樞神經系統穿過,由此孔向上是被保護在頭骨內的腦,向下是走在脊柱內的脊髓(事實上,所謂的中樞神經系統指的就是腦和脊髓兩部分)。你可別把這樣的設計當作理所當然,這是人和其他脊椎動物最大的差別之處喔!

在四足脊椎動物(例如馬、狗、鼠等),牠們的枕骨大孔位於頭骨的後方, 脊柱是連接在頭骨的後方,使得視線方向與軀幹的方向都一致是水平,因此四肢都必須著地,才能維持平衡協調的體態。而人頭顱的枕骨大孔是位在下方的,因此脊柱是連接在頭骨的下方,這樣的體態使得視線方向與軀幹的方向是相互垂直的,因此只要下肢著地,就可以直立的姿勢維持身體重心的平衡。

如此突破的設計,最大的好處就是使得上肢不必一天到晚趴在地上,空出的雙手就可以成為人類大腦最好的執行者,運用上帝給我們的智慧,創造出人類的文明與科技!

真正令人感動的「記號」

我們實在很難想像,若沒有這些在身體基本結構上的關鍵差異,現在的我們會是什麼樣子?創世記第1章第26節「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這裡講的形像和樣式原文就是「像」,也用來表示「模子」、「模型」的意思。當然,這裡不是講我們有神的「形狀或外型」,而是指「我們的生命可以反應出上帝的本質。」我們長得美不美、帥不帥、好看不好看,其實都不重要,而在我們身上構造的每一個細節都蘊藏著神的信實、溫柔、良善、公義和毫無瑕疵的性情,換句話說,我們身上都載滿了無數上帝同在與恩典的記號!我想,這才是真正令人感動的。

王霈:

輔仁大學解剖學教授!

By | 2017-12-08T23:22:56+00:00 十二月 8th, 2017|上帝的花園, 祝福月刊|0 Comments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