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张茂松

【像父亲一样!  撰文/ 次子 张光伟牧师】  如何形容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努力工作的人。

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偷懒,也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去渡假。从小到大,我发现他的每一天都在工作,就如同他自己常跟别人讲的:每一天他都工作,没有休息、没有渡假。过年的时候,他还在持续地上班!上班工作就是他的休息!

他是非常愿意牺牲的人,自己没有什么好东西,一点都没关系;但是他永远会试着去帮助身旁的人。因为他会看到别人的需要。当他看见别人有需要时,他会去探访,并且尽量用自己的东西去帮助他。

有的时候,会有人送东西给他,但他总会说:「我们不需要这么多。」所以他会将一只手收到的东西,立刻用另一只手送出去,给其他有需要的人。

除此之外,人家不愿意做的事,他永远愿意去做!因为他相信,他已经在这个祭坛上面,所以他所要做的,就是委身。

我的父亲是个纪律严明的人,他每一天早晨一定会很早起来晨更。

我还记得,在百忍街小教会时期,我常常看见他在书房跪着,因为我们以前的客厅就是会堂。他就跪在那里,准备着、祷告著;读经、写讲章;不管春夏秋冬,每一个清晨,他一直在那儿。这让我印象深刻,体会到信仰是如此真实的一件事。

我的父亲是一个努力陪伴我们长大的父亲,虽然他非常的忙碌。

在我的记忆当中,很多午餐我是跟爸爸一起吃的。许多时候,晚餐时,他也会特别赶回家来,跟我们吃一顿饭,然后再出去工作,再出去探访,再出去参加聚会。晚上睡觉前,他也会常常陪在我们身边,讲故事给我们听。

小时候我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圣经故事?就是因为我爸爸讲给我们听的!他能把大家觉得最无聊的旧约故事,变得非常地有趣生动。这就是为什么我到现在如此地爱旧约的原因。不管是大卫、不管是歌利亚、不管是摩西过红海、或讲到参孙的故事,让我发现到,圣经是这样地多采多姿。因为每一个晚上,我的父亲在我们睡觉之前,会整个地演了出来。

我爸爸是一个充满笑声的人。为什么我们全家都很爱笑?我觉得这跟我爸爸很有关系!他常常爱笑!他很容易就笑!他在我们家里头常常都有笑声,所以就遗传到我们三兄妹的身上,我们也就非常爱笑,并且每次笑的时候都是大声地笑,因为我爸爸就是这个样子。

 

爸爸的一切到底影响我的是什么?

当我开始全职服事,我觉得努力工作是一个应当的态度。因为他就是我所学习的榜样。

我发现到牺牲不是一个很勉强的事情。那应该是工作中非常正常的一部分。

我觉得要有纪律,因为我的榜样就是一个有纪律的人。我要求在我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上面都要纪律严明,不管是要读的书、要读的经、不管是写讲章、不管是做任何事,我都觉得纪律是重要的。

然后我发现,我应该如何成为一个好的父亲。

真的,我爸爸给了我很多很珍贵、很宝贝的榜样。

 

我想,如果没有我的父亲,我也不会有像现在这样,尽心竭力地努力服事!

 

做一个卓越的家族【撰文/长子  张光晨】

爸爸是一个好学的人。他的书房有上千本书,而且书的类别广泛。从管理,到科学,到古书,到文学,到考古,到地理,到医学。他还自己学英文,小时候,他常常用英文跟我们说话,说的我们没有一句听得懂。

他的知识不只来于书本,他也喜欢在旅游的过程中学习。他会去了解每一样他不懂的事情。教会病人探访,他不只是探访病人,他还会跟医生交流了解病情、征兆,还会问不同的医生同样的问题,从中了解出自己的诊断。现在他是一个非常好的「蒙古大夫」。全家去宜兰,他看到海里的网,他会去问渔夫为什么这样放置渔网,他看到所有不懂的事情,他都会很有兴趣的去了解。他对知识的热情影响了我们每一个孩子。

在爸爸的认知里,没有不可能的事。他能够看到更大,更好的未来。他不被现有的框架局限。他让我们不惧怕改变。他让我们勇于面对不可能改变的事情。他让我们知道惊涛骇浪,主还是与我们同在。他一边期待我们做出非框架局限里的事,一边为我们担心,然后为我们鼓掌。

爸爸在新店行道会经历了3次不可能的建堂。第一次在三民路,会友只有100人左右,那时他决定租地盖教会。但是由于没有钱盖教会,所以盖了一个全台湾第一个保丽龙教会,又便宜,又保暖。但是再便宜,只有100人的教会,付贷款还是很辛苦。

5年后,第二次盖教会,教会人数增长为200多人,教会准备在原地建现在的三民堂。所有贷款需要有一个负责人,爸爸就用自己名字去贷款。对于一个没有房地产,月薪也只有一点点的牧师,上千万的贷款就压在自己身上,多次教会连薪水都付不出来,更别说贷款,但是在惊涛骇浪中,上帝的恩典总是够用。

现在第三次建堂,贷款3亿。在一个没有什么大老板的教会,爸爸工资还是一样,但是他有多年锻炼下来的信心,一样用积极态度面对。因为在上帝没有不可能的事。每次不可能的都变为可能。不是因为有很多募款,而是因为爸爸定睛在上帝。他教导我们如何透过建堂,与会众一起经历上帝的恩典与祝福。他教我们如何将重担交给上帝。

我学习到在上帝里安息,定睛在上帝身上。我不停锻炼自己的信心,从

全家旅行也不忘记自己是一个卓越的家族

美国跑到大陆就是为了让自己不被框架局限。现在搬到西班牙住,也是为了不被框架局限。我现在从事的工作也是没有任何industry所能categorize的。我努力的锻炼自己,让自己勇敢,希望能将爸爸的信心DNA继续传给我的孩子。

阳光,飞鹰,使徒;卓越,不是爸爸讲道时才说的。他开始WOW计画是一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简单理念。他希望让每一位会友变为卓越的菁英。你若是想变成某一个样子,你就要多跟这种人在一起。你若是想变得更幽默,找5个幽默的人天天跟他们在一起,你就会变得更幽默。你若是想要变得更成功,找5个成功的人天天跟他们在一起,你就会变得更成功。WOW计画是一个让你能够跟卓越的人在一起的地方。

这是embed在我们全家的DNA。勇敢去改变自己,永远不要满于现状。勇敢面对,勇敢地去让自己更卓越。糊糊涂涂走向清清楚楚的未来。

一位好牧师,一位好父亲!【撰文/ 女儿  张光慈】

除了我在台湾的那几年,我与父亲相处的时光都是片断和短暂的。我不记得每次相聚的时间有多长?可能有时候一次有1-2个月吧?但我却永远都觉得不够。记得有一回,我哭着问爸爸:「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他告诉我:「只要再21个星期日。」

在当时,打电话是很昂贵的,而且也还没有电子邮件或网路。所以爸爸就必须格外努力地付上时间的代价与我们建立关系。

当爸爸不能和我们在一起时,他会写信给我们。他甚至写信给当时只有三岁的我!当爸爸和我们在一起时,他投注心力扮演父亲的角色。每天早上,他总是为我做早餐─吐司加蛋。每早上学前,他坚持为我这一天的学习顺利祷告,并且给我一个拥抱,才肯让我出门。

我们每晚都花时间在一起,大部分的夜晚,爸爸都会给我们讲故事。他赋予故事生命,演活了坏蛋和英雄的角色。我们总是把这些故事录起来存放在录音带里,所以我可以一遍、一遍、一遍地反复听爸爸给我们讲的故事,即使他人不在我身边。

当我再大一点时,爸爸尝试用别的方法与我相处。他会在我写功课时,待在我身边,准备他的讲章或是在我身边阅读。尽管爸爸这么努力,在我成长的某一阶段,我还是不希望他参与在我的生活中。当时的我13岁,处于叛逆期。我讨厌他问我有关学校的事情。当爸爸在我早上急着出门时,他留住我要为我祷告的那段时间也让我非常不耐烦。

我知道那几年我伤透了他的心,但爸爸从来没有对我生气。反之,他把他的忧虑交托给神。好几次,我偷听到爸爸和妈妈的祷告。爸爸跟上帝诉说他的感受,并请求上帝在我们的关系中带下医治。当时,我气爸爸向上帝寻求帮助;但现在,我惊叹爸爸有如此智慧的举动。

高中时期,变成我想占有我的爸妈,我要他们都专属于我!但我并没有办法独占我的爸爸。我有一些烦恼,爸爸常常邀请会友参与我们的家庭聚餐。即使在平常用餐时间里,爸爸也可能接了电话一讲就是半小时。我常常想,他为什么要为这些不是家人的人这么认真?

现在的我年长了一些,我用不同的角度看爸爸和会友之间的关系。他们不是剥夺我爸妈时间和精力的「局外人」。他们是我爸妈生命中的投资。

今天我的爸爸和妈妈在教会中有很多的「儿子、女儿、弟兄和姐妹」。这样美好的关系是因为爸爸从不在我们家和教会这个大家庭之间画下界线。

我不再嫉妒教会了。我看见从爸爸努力而来的美好成果。我以前曾自私地想把爸爸占为己有。我以前不成熟地妒忌爸爸委身于神的百姓,爸爸只是单纯地活出并喜爱神为他所预定的道路,圣经说:「我们是世界上的光,我们不是将我们的光藏在斗底下。」

爸爸不曾把自己的光藏在斗底下。爸爸分享了他的生活、他的时间和资源,因而在历史中留下的记号,是上帝给爸爸的回报。看到爸爸所建造的产业,我深受其影响也愿意投资我的时间在其他人的生活中。我要像爸爸一样毫无保留地去给和去爱。

我知道爸爸有时会后悔,错过我们很多童年时期的里程碑,他很希望当时可以多和我们在一起,但看着他所接触和被他影响生命的人数;看着那些从我们教会中被兴起的领袖;还有最重要的,看着教会里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的家人们;那些与他同工、与他并肩作战的人。

我非常以我的爸爸为荣。他是最好的父亲!而许多教会会友亦有同感:我的爸爸不只是一位好父亲,更是一位好牧师!

 

#新店行道会    # 张茂松牧师     #张光伟牧师    # 父亲节    #我与父亲

By | 2017-08-08T16:11:11+00:00 八月 8th, 2017|我和我的张茂松牧师, 生命故事, 祝福月刊|0 Comments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