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錢克勤牧師受邀至新店行道會,講述他過往充滿戲劇性的江湖人生,
見證上帝如何帶領他行過死蔭幽谷。
他的經歷嘖嘖稱奇,讓人不由得驚嘆上帝的奇妙作為。
然而,那段曲折的生命敘述下,還有深層、未明言的信仰剖析;
聚會結束,離開講台的錢牧師在訪談中娓娓道出饒富信仰洞見的牧者心語⋯⋯

〔文/唐煒婷、攝影/林奕辰、黃新禾、The One 青年攝影團隊〕
Why me? ——潛藏在受霸凌者心中的質問與否定
從小遭受霸凌的錢克勤牧師,長大後反倒當上了竹聯幫戰堂堂主;
一個受欺凌者,最後變成了施暴者,這樣的例子在當今社會屢見不鮮。
那份難以抹滅的傷痕與陰影,往往將受霸凌者推向了歧途。
錢牧師在訪談中分享,受霸凌者最常有的一個念頭——「Why me ?」
為什麼是我?我做錯了什麼?
當他們因著自己的膚色、身材、個性而遭受暴力對待,他們開始覺得自己的長相是醜陋的、
自己的身材是惹人厭的、爸爸媽媽離開是出於自己⋯⋯這樣的自我否定,驅使他們去依附、
討好施暴者,從施暴者身上尋求肯定,久而久之也淪為施暴的角色。
更有甚者,是一句又一句「Why me」在心中鑽出仇恨的火花,延燒而成「反社會人格」,
最終否定整個社會群體,藉著無差別傷害來宣洩心內心的仇恨。
面對受霸凌者者,錢牧師想說:「那不是你的錯!」
偏差的內在誓言會化為苦毒,腐蝕受霸凌者的生命。
錢牧師深切呼籲:「錯的人是那些霸凌者,千萬不要因為別人的錯而毀了自己的人生。」

「上帝」亦或「世界」,你的選擇是什麼?
受洗後的錢克勤,並沒有因此過得順遂;他的人生路依舊坑坑窪窪,崎嶇難行。
曾經,白天他是設計公司的藝術總監,晚上搖身變為黑幫老大,暴力討債、逞兇鬥狠。
雙重的身份與生活,撕裂他的信仰,令他苦不堪言。
雖然早已厭倦黑道生活,錢牧師坦言:他實在放不下身邊的兄弟。
「你不來噢,這樣很不夠義氣耶」常常前腳剛踏進家門,接一通電話,又得外出為兄弟兩肋插刀。
直到錢牧師決定面對自己,對上帝給予的生命負責,他才開始對「黑社會式的情緒勒索」說不!
有掙扎,是因為放不下世界,徘徊在上帝與世界中間,想要兩邊討好。
錢牧師說:人們時常執意走自己的路,卻要上帝挪走心中的掙扎與罪惡感、埋怨上帝對自己的痛苦袖手旁觀;
其實,只要單單將眼目轉向、直接面對神,神就會幫你排除你身後的營壘。
一次、兩次拒絕,旁人就明白,你選擇站在上帝這一邊。
不要在乎朋友的非難,這樣的朋友,不要也罷。
「如果是兄弟,你就要讓我活出我想要的生命!」

Which one is my target ? 從黑道變傳道 用生命影響生命
從小就極富繪畫、藝術恩賜的錢牧師,卻走上一段漫長的黑道路,
乍看之下,仿若是上帝為了戲劇效果,在錢克勤的人生劇本,添了幾筆玩笑。
在罹患重度憂鬱症的歲月裡,錢牧師再次翻起聖經,從神的話語中回顧自己的過往;
他才發現,自從他做錯選擇,神就一直拉著錢牧師,期盼他回頭。
上帝的心意想必從起初,就不願意錢牧師離開祂的家。
「神一直拉我,等到拉不回來的時候,祂就『放任』我!」
一個擁槍的無名少年,到美國華青幫創始人,再到竹聯幫堂主,站在黑道人生的巔峰。
將這些叛逆經歷看在眼裡的上帝,與其說放任,實是以耐心,靜靜等候浪子回家。
而在默然之間,神仍用一個又一個恩典、神蹟,保守深陷在困乏、械鬥、監牢裡的錢牧師,作為祂愛的憑證。
「當你在某個時間點選擇讓神介入,你會發現過去的經歷會成為別人的祝福!」
因著一本屬靈書籍與聖經,錢克勤萌生悔改心志。
荒誕的黑道人生戛然而止,錢克勤重回教會,並成為一個傳道人。
許多人聽了他的見證而深受感動,但錢牧師深知,他的經歷不是為了賺人熱淚;
而是為了茫茫人海中,那一個同樣有過黑道背景的人、那一個懷著霸凌創傷的人、
那一個在信仰與營壘中交煎掙扎的人⋯⋯因著他的見證而說出:「我也有機會改變!」

那一個人才是錢牧師的目標,那一個人才是神「放任」錢克勤的原因!
上帝不會故意使人的生命違背祂的心意,但祂卻能使用每一段不合祂心意的人生,作為祂愛與大能最好的注腳。
錢克勤過往沈重的生命經歷,因著神,被賦予了嶄新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