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缺席的陪伴

【文/劉一陞】當初信主,是因為走到了絕路。

我們家母系那邊,有個遺傳性疾病,會造成全身血管的病變,主要攻擊的地方在眼睛、腎臟,最終是腦部!我母親就因為這樣,30幾歲發病,大約40幾歲過世!

我從小看著這樣的過程,造成我心理非常大的陰影,其實我很怕過生日,因為以前醫生說,這個病大致35歲前會發病,所以我每過一次生日,就覺得自己又離咒詛更近了一些。

28歲時,我發現自己的右眼開始出現變化,視網膜血管阻塞,造成右眼有四分之一被白霧般的陰影遮住!當時我沮喪絕望,到處算命,只為尋求算命師說一句話:「你會好!」我就這樣四處奔波去尋求別人嘴裡的平安!

我大姐是家中第一位基督徒,每當我去醫院回來跟大姐談論病情:「醫生說又惡化了,但找不到原因」時,我大姐都會說:「禱告!專心禱告!」當時的我還未信主,我只覺得禱告能幹嘛?不花半毛錢,講給誰聽?甚至覺得我大姐是走火入魔了!

後來,因為我用盡人的方法,完全得不著平安後,我才灰心地想,「不然信一下耶穌好了!反正也沒什麼!」這樣,我跟著大姐去了她的教會,當下並因為感動受洗!但回家後我發現,我好像做錯事了,我怎麼可以受洗呢?我於是跑去行天宮跟關公道歉,並且不停地唸經,希望在這種方法中,尋得消災解厄的平安!我就這樣唸阿唸,自己都不知在唸些什麼!

後來回醫院檢查,發現─左眼居然也開始惡化!這真是青天霹靂!那天我坐在醫院的椅子上,內心聽到一個聲音不斷放大:「禱告吧!禱告吧!」從那天開始,我決定跟隨耶穌!永不離開!

當然我並沒有一帆風順,立刻得醫治!但我從一開始的禱告詞:「上帝,求祢醫治我的眼睛!」到後來禱告說:「上帝,我將我的眼睛交給祢!」這樣的過程,是上帝給我的試煉!祂要我學著將一切事情交託給祂!

2017年6月,爸爸幫我去醫院看眼睛檢查報告,結束後爸爸打給我,跟我說:「醫生說,奇怪!怎麼右眼的血管有在恢復?」醫生不相信,所以預定我9月再做一次更精密的檢查!

其實我一直都對禁食禱告這件事感到疑惑,但又想,每次聽人家禁食禱告都有好多恩典,我也來試試吧!2017年7月底,我開始禁食禱告,我用我最愛的早餐時光(平常我早餐都要吃兩份)我虔誠地對上帝說:「希望祢能全然恢復我的眼睛;也希望天父阿爸祢能送我一個小孩,是沒有家族咒詛的!」

八月底,上帝送了我一個孩子!這是我萬萬想不到的恩典,醫生當然也不可思議!想說九月就要證實眼睛有沒有恢復了,怎麼現在懷孕,這樣一切的藥物都要停止!但我想,這一切都出自上帝的恩典吧!

我深信每位父母都希望擁有健康的寶寶,我的爸爸跟我的先生希望我在懷孕10週時,去做絨毛膜穿刺,如果還有家族疾病的遺傳基因,就放棄這個孩子。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殘忍,但我可以理解愛我的爸爸看著我生病難過的感受!

那三個月我很痛苦,我在要檢查與不檢查的循環裡猶豫不決。有一天在教會主日,牧師在台上分享說,「該是你面對的要去面對,該是你喝的杯就喝,上帝的恩典夠你用!」我決定,去檢查!

後來這其中過程,實在難熬!我每天嘴上信心宣告,心裡卻害怕到不行!我深怕這孩子離開我!心裡不停地掙扎著!10週到了的那天,我躺在病床上哭─不是因為肉體痛,而是因為

心在痛!我怕我的孩子離開我!

煎熬的等待,上帝親自地斷開了家族的咒詛!當天知道報告後,我躲在公司

廁所裡開心的落淚!

雖然現在我的眼睛跟我的腎臟還是有點問題,但我相信上帝的恩典夠我用!

我覺得這一切的過程,都是上帝在試煉我的信心,祂教我學習等待,讓我在這過程中深刻體會,未來能提供幫助給需要的人!

我的孩子叫果子,因為上帝是葡萄樹,我是枝子,這是祂賜給我的甜美果子!

感謝上帝這一路祂從不缺席的陪伴!

By |2018-01-17T17:27:48+00:00一月 17th, 2018|祝福月刊, 神蹟現場, 神蹟禱告會|0 Comments

我要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