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思 攝影/志榮、雨翰一本生命的教科書──聖經。若你熟讀它,一定會對聖經的環境地理產生高度興趣,盼望了解聖經事件發生的場域、歷史文化、風俗人情,探尋每個時間場景中,所埋藏的,神對人類更深的隱喻、啟示與計畫!

上帝為什麼讓亞伯拉罕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祂所指示的──也就是後來的以色列地去?在我們看來黃沙漫漫、無水乾旱的曠野、高原,為什麼神說「那是流奶與蜜的地方」?耶穌受難在耶路撒冷,為何復活後,在加利利山顯現?出埃及時,上帝為祂子民預備的食物──嗎哪、以及美的象徵「沙崙的玫瑰」,真如我們想像嗎?

使徒保羅有怎樣的福音腳蹤?基督教終結羅馬多神信仰又是從何時開始?

……

這些令人疑惑卻饒富興趣的問題,不但在不久前結束的蔡春曦教授的「聖地歷史地理」課程中,讓人獲得解答,更在教授的空拍影片中,身臨其境!

1 在世界的十字路口

上帝用一個被選民族的歷史縮影,論述了祂關於生命、教導、天地以及未來的大計畫!

這個被選民族,聽從上帝的指令,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到神所指示的地方──它跨越在亞、非、歐的樑脊上,貫穿南北要道,位於世界中心的十字路口。

狹長、不大的腹地,山地、高原、曠野、谷地、平原齊聚;氣候異常──一天之內可經雨雪風霜;但上帝卻給它豐饒的物產,7種滿足不同需要的果實,長年不斷的橄欖油,自然熟成的每月水果!是上帝用春雨、秋雨祝福的應許之地!

雖幾千年來,這裡戰爭頻仍,猶太人幾度被擄、流離,主後135年,羅馬皇帝哈德良,發令剷平耶路撒冷,改名巴勒斯坦(非利士人之地),大量阿拉伯人進駐。二戰時期,沒有祖國的猶太人被大量屠殺,但是當他們被釋放、被復國,仍然歸回這片家園!他們堅信,這裡是上帝賜予的家,有神同在與祝福的美好。《聖經‧哈巴谷書》:「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這種極苦之境中的信心、堅忍與盼望,是上帝賜予祂子民的最美的祝福與禮物──那種在風暴中、艱難裡,於信仰中所獲得的平安與力量!

蔡教授在課程中,不但講述了以色列聖經地理位置的重要與獨特性,更闡明,這裡是信心的實驗所,是福音的演示場!許多預言在這裡印證;許多上帝教導從這裡廣傳,以色列人挾帶特殊使命在這裡生活著!福音從這裡發生,也從這裡流向八方!

2 當英國將軍望見一座山──骷髏地與花園塚

在以色列,許多地方都留下耶穌的神蹟與美好腳蹤──西羅亞池,加利利海,變相山,客西馬尼園……但是,沒有一處勝過各各他──耶穌受難之地,牽動信徒的情思。

西元四世紀,君士坦丁大帝的母親到耶路撒冷朝聖,在此發現耶穌的原始墳墓。於是君士坦丁下令在此山丘興建一座教堂,這就是有名的聖墓堂,亦稱復活堂。

聖墓教堂的聖墓小堂(Edicule)。照片來源:Michael Privorotsky/flickr/cc

1883年,一位英國將軍哥頓,到耶路撒冷度假,他透過住處的窗子往外看,突見一座形似骷髏的小山,他想到耶穌受難的地方叫骷髏地。這會不會是真正的各各他?經過嚴密考古,許多地方也確實與聖經描述相似,且在骷髏山不遠的一座花園,找到石壁砸出的墓窟,這個叫「花園塚」的地方,雖經鑑定是主前7到8世紀的,但許多新教徒仍相信,這裡就是耶穌受難、埋葬、三天後復活的墳墓!至今,世界各地的信徒仍來此唱歌、敬拜!而門上所寫的「FOR HE IS RISEN- HE IS NOT HERE」──「祂已復活,祂不在這裡」,也成為全世界基督徒共同的信念!

 

而有趣的,解剖學上的名詞「頭蓋骨」,其英文Calvaria,正是源自拉丁文的Calva,翻出來便是各各他或骷髏地,即耶穌被釘十字架的那座小小山丘!

3 亞略巴古巨石上的歷史風雲

亞略巴古只剩下一塊巨石!

在蔡老師帶來的空拍影片中,巨石臥在蔥綠的山岩上,雪白、平滑,下面圍繞著繁榮的雅典。古典時期,這裡是雅典刑事和民事案件的高等上訴法院。

《聖經‧使徒行傳》17章,曾紀錄使徒保羅在此論道。他看見古希臘的多神崇拜,甚至連未識之神也立廟膜拜。因曾在猶太會堂和市場傳講「耶穌是主」,他被帶至亞略巴古,一方面讓他以自身講道來分訴;另方面,也接受兩大哲學流派──伊比鳩魯(Epicureanism)和斯多葛(Stoicism)派對他的考問和挑戰!

蔡老師兩次用拉斐爾畫作「雅典學院」模擬雅典哲學、思想、邏輯與辯論的昌達、興盛和論辯場景。當時的保羅,論戰那些智慧高深、辯才無礙的哲學家,那一定是一個風雲壯闊的場面,其中的艱難與激烈可想而知!

亞略巴古的辨道,是使徒保羅向外邦宣教的重要時刻!若沒有使徒的勇敢無畏,不斷向異邦傳道,不會有後來的「米蘭敕令」,使基督徒從被打壓轉為合法化;不會有羅馬君士坦丁大帝歸信耶穌,設為國教;不會有後來的整個西方摒除多神信仰,西方文明從歸信真神的基礎上開始!

1821年,在西方「希臘熱」的高潮時期,英國詩人雪萊,在他的《希臘頌》「序幕篇」中寫道:

「我們都是希臘人。我們的法律、文學、宗教、藝術,全都可以在希臘人那裡找到它們的根。如果沒有希臘,羅馬這個我們的導師、征服者和我們祖先的家園,將沒有什麼光明可供播撒,我們也許還是野蠻人和偶像崇拜者。也許比這還要糟……處在停滯而又可悲的社會制度的統治下。」

而誰向希臘人傳道?終結他們的偶像崇拜?是保羅,是不畏艱辛走在宣教路途中的偉大的傳道者!

4 看「保羅的腳蹤」重讀「使徒行傳!」

此次蔡教授帶來的「保羅的腳蹤」系列影片,以空拍的角度,展現保羅三次宣教的行程。從中東土耳其經馬其頓、一路向歐洲的羅馬進發。

一個個城市,一個個地點,坐船海陸、旱地行走,路途之遙,時間之久,對照〈使徒行傳〉再次閱讀,淺淡敘事的歷史情節,瞬間立體!讓人不禁感動、不禁唏噓!

蔡教授說,即便今天,飛機飛越土耳其上空,也要很久才會看見一棵樹,一條河。當年的保羅,成年累月地走在荒無人煙的宣教旅途中!漫漫黃沙,風塵滾滾,他在沙漠中有遇過風暴嗎?他的船隻有經過風雨嗎?他是駱駝代步,還是徒步前行?他帶的乾糧和飲水夠不夠?曾否未到下站已要忍飢挨餓?他如何克服旅途中的艱險和寂寞?更有的,是冒著被捉拿、被驅趕甚至死亡的危險!

是什麼,照亮他的旅程?

《聖經》〈徒20:23-24〉「但知道聖靈在各城裡向我指證,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這是保羅的心志!

〈林後5:14-15〉「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

是耶穌犧牲的愛,成為保羅漫漫長路中引路的星光!讓他一次次出發,堅定地行走腳下的路程,留下使徒的腳蹤,也留下典範,成為後代子民追隨的榜樣!

一個無聲的課程,卻在聆聽者心裡,激盪出最響亮的回聲──

本文部分圖片來自於網路!歡迎攝影者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