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撰文/唐煒婷、攝影/王傳信〕

     從出生起,先天的脊椎疾病,讓她天天與疼痛同行。她的腳踝變形、左邊的腎臟沒有功能、腦壓過高、凝血功能異常,不時還有莫名的症狀找上門,又幾度因骨隨炎歷經死亡幽谷……成長至今,全身上下開了破百次的刀,醫院已然成為她第二個家。而這副刀痕累累、枯乾如同槁木的身軀,在19歲認識了神之後,開始蒙脂油滋潤,踏上了奇妙的恩典之旅……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泓諭出生時被診斷罹患脊柱裂,由於脊椎骨頭未密合,造成神經組織向外膨突,導致腳踝變形與無法大小便等症狀。也因為脊柱裂,泓諭的腎臟與膀胱無法正常運作,左腎功能為零。自兩歲開始,泓諭就頻繁進出手術房,待在醫院的時間比待在家裡還多。除了不良於行、需要仰賴導管解尿之外,疾病伴隨的徹骨之痛,更讓泓諭的生活飽受煎熬。

然而比起疾病的痛楚,家人為自己所付出的犧牲,更讓泓諭備感焦慮。尤其是蘇媽媽,看著女兒承受如此痛苦,加上公婆的指責,蘇媽媽深覺虧欠,經常以淚洗面。

好幾次,媽媽掐著泓諭的脖子,想要了結女兒的生命;也曾準備帶著泓諭跳河輕生。疼愛鴻諭的父親常常將鴻諭帶在身邊,生怕一個閃失,母女出事!面對無法忍受自己羸弱病體的母親,泓諭的心蒙上一層陰影,然而那時年紀尚輕,她無法明白,無情底下,掩蓋著萬鈞重的不捨與心疼。

 

原來,上帝沒有不在……

18歲那年,在朋友的邀請下,泓諭來到台北福音堂學吉他,認識了基督信仰,隔年就受了洗。對剛信主的泓諭而言,晦暗的前頭,彷彿若有光。然上帝卻好似開了個玩笑,泓諭的脊椎裂非但不見好轉,反倒染上了無法根治的骨髓炎,多次徘徊在生死的邊緣,而身上的痼疾也依舊沒少過。

看似無動於衷、無所作為的上帝,卻將祂的祝福與美意,藏在生命的幽谷裡。不認識神的蘇爸爸與蘇媽媽,在泓諭垂危之際,轉向女兒的神呼求,得見了神奇妙的作為,蘇媽媽更在之後受洗歸主;而這副孱弱不堪的身軀所得來的醫療經驗,也在男友母親生病時派上用場,翻轉了她對泓諭持家能力的不信任,也成功締結了美好良緣。

泓諭不斷地求神醫治,同時也耐心等候;她明白醫治有時,堅信神會在祂的時間動工。

2016年7月,泓諭與先生委身在新店行道會,而在這短短的三年裡,神向泓諭證明祂是信實的主。先是去醫院追蹤脊椎病況,做了一連串的篩檢,醫生突然告訴泓諭她的左腎已恢復近70%的功能;心臟瓣膜脫垂的問題,如今恢復正常;長期開刀所導致的凝血不良,也被神完全的醫治。去年的康麥克牧師醫治釋放特會,泓諭在禱告中,感受到一股熱流從腰際竄入腳底,神的醫治當場臨到,原本因脊柱裂而無法跑跳的她,立刻衝向台前做見證。

「我是神所造的!」

一次的特會,上帝突然透過一位師母告訴泓諭要去原諒母親,那時她才意識到自己心中那塊軟肋。原本以為對母親的陰影已隨著時間模糊、消逝,但幼時所感受到的生命威脅,仍潛伏在內心深處,化作一堵牆。

於是,泓諭主動向母親說開心結,她翻開詩篇,安慰自責的母親:「我的肺腑是祢所造的;我在母腹中,祢已覆庇我。」聖經明言,身體乃是神所造,不論生來如何,並不是父母的責任;不論面貌為何,神都視如寶貝。聽完泓諭的肺腑之言,蘇媽媽不禁潸然淚下,神用祂豐盛的慈愛與應許,釋放蘇媽媽那被歉疚勒捆的心,也拆毀了那道阻隔在母女之間的牆。

在教會婚姻祝福禮上,鴻諭重披婚紗,愛她的爸爸媽媽也來慶祝!

見證神榮耀的殿

去年世大運百人非洲鼓的表演中,泓諭在眾人面前翩然起舞,喜樂之情搖曳在舞姿中。這雙腳,不再是拖垮泓諭的累贅,而是恩典的記號;她所跳的每一個舞步,是對耶和華拉法的感恩與頌讚。

而喜歡小孩子的泓諭,今年與先生開始做乾燥花義賣,為新希望基金會募款,並且打算全額奉獻,不回收成本!泓諭說:「我們希望這個奉獻可以一直做下去,讓有需要的小朋友能夠得到幫助。」雖然自己沒有小孩,但泓諭卻以視如己出的愛,祝福那些弱勢孩童。

曾經,脊椎裂對泓諭的生命彷彿是個咒詛,亦是對家人揮不去的夢魘;但在神的手中,反而成為祂賜福的窗口,讓眾人得見祂奇妙的大能。因著上帝,蘇爸爸與蘇媽媽已不再為女兒的身體成天惶惶不安;他們知道,在泓諭身旁,有位信實可靠的真神。上帝祂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使這個身軀成為見證祂榮耀的殿!現在的泓諭,已開始經驗生命的豐富,並積極地揮灑出嶄新的人生;而與她同行的,不再是無止盡的疼痛,而是充充足足,滿有恩典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