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張茂松

【像父親一樣!  撰文/ 次子 張光偉牧師】  如何形容我的父親?我的父親是一個非常努力工作的人。

我從來沒有看見過他偷懶,也從來沒有看見過他去渡假。從小到大,我發現他的每一天都在工作,就如同他自己常跟別人講的:每一天他都工作,沒有休息、沒有渡假。過年的時候,他還在持續地上班!上班工作就是他的休息!

他是非常願意犧牲的人,自己沒有什麼好東西,一點都沒關係;但是他永遠會試著去幫助身旁的人。因為他會看到別人的需要。當他看見別人有需要時,他會去探訪,並且盡量用自己的東西去幫助他。

有的時候,會有人送東西給他,但他總會說:「我們不需要這麼多。」所以他會將一隻手收到的東西,立刻用另一隻手送出去,給其他有需要的人。

除此之外,人家不願意做的事,他永遠願意去做!因為他相信,他已經在這個祭壇上面,所以他所要做的,就是委身。

我的父親是個紀律嚴明的人,他每一天早晨一定會很早起來晨更。

我還記得,在百忍街小教會時期,我常常看見他在書房跪著,因為我們以前的客廳就是會堂。他就跪在那裡,準備著、禱告著;讀經、寫講章;不管春夏秋冬,每一個清晨,他一直在那兒。這讓我印象深刻,體會到信仰是如此真實的一件事。

我的父親是一個努力陪伴我們長大的父親,雖然他非常的忙碌。

在我的記憶當中,很多午餐我是跟爸爸一起吃的。許多時候,晚餐時,他也會特別趕回家來,跟我們吃一頓飯,然後再出去工作,再出去探訪,再出去參加聚會。晚上睡覺前,他也會常常陪在我們身邊,講故事給我們聽。

小時候我為什麼會知道那麼多聖經故事?就是因為我爸爸講給我們聽的!他能把大家覺得最無聊的舊約故事,變得非常地有趣生動。這就是為什麼我到現在如此地愛舊約的原因。不管是大衛、不管是歌利亞、不管是摩西過紅海、或講到參孫的故事,讓我發現到,聖經是這樣地多采多姿。因為每一個晚上,我的父親在我們睡覺之前,會整個地演了出來。

我爸爸是一個充滿笑聲的人。為什麼我們全家都很愛笑?我覺得這跟我爸爸很有關係!他常常愛笑!他很容易就笑!他在我們家裡頭常常都有笑聲,所以就遺傳到我們三兄妹的身上,我們也就非常愛笑,並且每次笑的時候都是大聲地笑,因為我爸爸就是這個樣子。

 

爸爸的一切到底影響我的是什麼?

當我開始全職服事,我覺得努力工作是一個應當的態度。因為他就是我所學習的榜樣。

我發現到犧牲不是一個很勉強的事情。那應該是工作中非常正常的一部分。

我覺得要有紀律,因為我的榜樣就是一個有紀律的人。我要求在我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上面都要紀律嚴明,不管是要讀的書、要讀的經、不管是寫講章、不管是做任何事,我都覺得紀律是重要的。

然後我發現,我應該如何成為一個好的父親。

真的,我爸爸給了我很多很珍貴、很寶貝的榜樣。

 

我想,如果沒有我的父親,我也不會有像現在這樣,盡心竭力地努力服事!

 

做一個卓越的家族【撰文/長子  張光晨】

爸爸是一個好學的人。他的書房有上千本書,而且書的類別廣泛。從管理,到科學,到古書,到文學,到考古,到地理,到醫學。他還自己學英文,小時候,他常常用英文跟我們說話,說的我們沒有一句聽得懂。

他的知識不只來於書本,他也喜歡在旅遊的過程中學習。他會去了解每一樣他不懂的事情。教會病人探訪,他不只是探訪病人,他還會跟醫生交流了解病情、徵兆,還會問不同的醫生同樣的問題,從中了解出自己的診斷。現在他是一個非常好的「蒙古大夫」。全家去宜蘭,他看到海裡的網,他會去問漁夫為什麼這樣放置漁網,他看到所有不懂的事情,他都會很有興趣的去了解。他對知識的熱情影響了我們每一個孩子。

在爸爸的認知裡,沒有不可能的事。他能夠看到更大,更好的未來。他不被現有的框架局限。他讓我們不懼怕改變。他讓我們勇於面對不可能改變的事情。他讓我們知道驚濤駭浪,主還是與我們同在。他一邊期待我們做出非框架局限裡的事,一邊為我們擔心,然後為我們鼓掌。

爸爸在新店行道會經歷了3次不可能的建堂。第一次在三民路,會友只有100人左右,那時他決定租地蓋教會。但是由於沒有錢蓋教會,所以蓋了一個全台灣第一個保麗龍教會,又便宜,又保暖。但是再便宜,只有100人的教會,付貸款還是很辛苦。

5年後,第二次蓋教會,教會人數增長為200多人,教會準備在原地建現在的三民堂。所有貸款需要有一個負責人,爸爸就用自己名字去貸款。對於一個沒有房地產,月薪也只有一點點的牧師,上千萬的貸款就壓在自己身上,多次教會連薪水都付不出來,更別說貸款,但是在驚濤駭浪中,上帝的恩典總是夠用。

現在第三次建堂,貸款3億。在一個沒有什麼大老闆的教會,爸爸工資還是一樣,但是他有多年鍛鍊下來的信心,一樣用積極態度面對。因為在上帝沒有不可能的事。每次不可能的都變為可能。不是因為有很多募款,而是因為爸爸定睛在上帝。他教導我們如何透過建堂,與會眾一起經歷上帝的恩典與祝福。他教我們如何將重擔交給上帝。

我學習到在上帝裡安息,定睛在上帝身上。我不停鍛鍊自己的信心,從

全家旅行也不忘記自己是一個卓越的家族

美國跑到大陸就是為了讓自己不被框架局限。現在搬到西班牙住,也是為了不被框架局限。我現在從事的工作也是沒有任何industry所能categorize的。我努力的鍛鍊自己,讓自己勇敢,希望能將爸爸的信心DNA繼續傳給我的孩子。

陽光,飛鷹,使徒;卓越,不是爸爸講道時才說的。他開始WOW計畫是一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簡單理念。他希望讓每一位會友變為卓越的菁英。你若是想變成某一個樣子,你就要多跟這種人在一起。你若是想變得更幽默,找5個幽默的人天天跟他們在一起,你就會變得更幽默。你若是想要變得更成功,找5個成功的人天天跟他們在一起,你就會變得更成功。WOW計畫是一個讓你能夠跟卓越的人在一起的地方。

這是embed在我們全家的DNA。勇敢去改變自己,永遠不要滿於現狀。勇敢面對,勇敢地去讓自己更卓越。糊糊塗塗走向清清楚楚的未來。

一位好牧師,一位好父親!【撰文/ 女兒  張光慈】

除了我在台灣的那幾年,我與父親相處的時光都是片斷和短暫的。我不記得每次相聚的時間有多長?可能有時候一次有1-2個月吧?但我卻永遠都覺得不夠。記得有一回,我哭著問爸爸:「我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你?」他告訴我:「只要再21個星期日。」

在當時,打電話是很昂貴的,而且也還沒有電子郵件或網路。所以爸爸就必須格外努力地付上時間的代價與我們建立關係。

當爸爸不能和我們在一起時,他會寫信給我們。他甚至寫信給當時只有三歲的我!當爸爸和我們在一起時,他投注心力扮演父親的角色。每天早上,他總是為我做早餐─吐司加蛋。每早上學前,他堅持為我這一天的學習順利禱告,並且給我一個擁抱,才肯讓我出門。

我們每晚都花時間在一起,大部分的夜晚,爸爸都會給我們講故事。他賦予故事生命,演活了壞蛋和英雄的角色。我們總是把這些故事錄起來存放在錄音帶裡,所以我可以一遍、一遍、一遍地反覆聽爸爸給我們講的故事,即使他人不在我身邊。

當我再大一點時,爸爸嘗試用別的方法與我相處。他會在我寫功課時,待在我身邊,準備他的講章或是在我身邊閱讀。儘管爸爸這麼努力,在我成長的某一階段,我還是不希望他參與在我的生活中。當時的我13歲,處於叛逆期。我討厭他問我有關學校的事情。當爸爸在我早上急著出門時,他留住我要為我禱告的那段時間也讓我非常不耐煩。

我知道那幾年我傷透了他的心,但爸爸從來沒有對我生氣。反之,他把他的憂慮交託給神。好幾次,我偷聽到爸爸和媽媽的禱告。爸爸跟上帝訴說他的感受,並請求上帝在我們的關係中帶下醫治。當時,我氣爸爸向上帝尋求幫助;但現在,我驚嘆爸爸有如此智慧的舉動。

高中時期,變成我想佔有我的爸媽,我要他們都專屬於我!但我並沒有辦法獨占我的爸爸。我有一些煩惱,爸爸常常邀請會友參與我們的家庭聚餐。即使在平常用餐時間裡,爸爸也可能接了電話一講就是半小時。我常常想,他為什麼要為這些不是家人的人這麼認真?

現在的我年長了一些,我用不同的角度看爸爸和會友之間的關係。他們不是剝奪我爸媽時間和精力的「局外人」。他們是我爸媽生命中的投資。

今天我的爸爸和媽媽在教會中有很多的「兒子、女兒、弟兄和姐妹」。這樣美好的關係是因為爸爸從不在我們家和教會這個大家庭之間畫下界線。

我不再嫉妒教會了。我看見從爸爸努力而來的美好成果。我以前曾自私地想把爸爸占為己有。我以前不成熟地妒忌爸爸委身於神的百姓,爸爸只是單純地活出並喜愛神為他所預定的道路,聖經說:「我們是世界上的光,我們不是將我們的光藏在斗底下。」

爸爸不曾把自己的光藏在斗底下。爸爸分享了他的生活、他的時間和資源,因而在歷史中留下的記號,是上帝給爸爸的回報。看到爸爸所建造的產業,我深受其影響也願意投資我的時間在其他人的生活中。我要像爸爸一樣毫無保留地去給和去愛。

我知道爸爸有時會後悔,錯過我們很多童年時期的里程碑,他很希望當時可以多和我們在一起,但看著他所接觸和被他影響生命的人數;看著那些從我們教會中被興起的領袖;還有最重要的,看著教會裡那些圍繞在他身邊的家人們;那些與他同工、與他並肩作戰的人。

我非常以我的爸爸為榮。他是最好的父親!而許多教會會友亦有同感:我的爸爸不只是一位好父親,更是一位好牧師!

 

#新店行道會    # 張茂松牧師     #張光偉牧師    # 父親節    #我與父親

By | 2017-08-08T16:11:11+00:00 八月 8th, 2017|我和我的張茂松牧師, 生命故事, 祝福月刊|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