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龍」,是印尼外來語「平安」的意思!正合了聖經「耶和華沙龍」平安的含意!
而前進馬來西亞的醫療團,每次進入叢林,都從一句「沙龍」的問候開始──

〔文、攝影/陳思〕

在進入叢林的路上,車前微光照著兩側高大的油棕樹,寬闊的葉片極其美麗。
但前座的Grace牧師,忽然大叫「Angel!」車子停下來,她並且拿起手機,極力拍攝。

我仔細看她指向的夜空,什麼都沒有!她拍攝的照片也只是星星點點。
為拍攝得更清楚,她下車!我也下車,但還是什麼都沒有!
她說「你沒看見嗎?一大群!」

我們再度上車,但又一次,她興奮地大叫「看,一大群飛過去!好久沒出現了!」

她拿給我看拍下的照片,那是一群透明淡淡的閃光體,像空氣中的魚,張著小小透明的翅膀,彼此跟隨著向前飛!至今我不知那是真實生物?還是靈體?她說有當地牧師說,那是天使!肉眼看不見,但保護著油棕林裡的百姓!

在馬來西亞,大約有40萬非法印尼勞工,只曼絨,便擁有6000人,他們散落在200個叫做「芭」的棕林深處。

白天疲累工作、夜晚睡在木板搭建的簡易工寮。
用含有礦物質的地下水或雨水洗漱,到附近村落運水,回來飲用。
工寮既沒門、也沒床,遑論被褥?只有一塊木板,供夜晚歇息。
而這,不是最難的!

因為非法,他們要躲避警察;生病看醫生,要冒著生命危險,因為隨時有被報警的可能。醫藥費,是馬來西亞自費醫療的四倍,並且還要忍受無良警察、醫生、以及來自各方面的勒索和剝削,甚至會遇搶劫!

缺醫少藥的生活,讓他們許多人病死異鄉;而叢林中的濕熱,讓他們皮膚病泛濫;走獸、蟲蛇的攻擊、叮咬,傷口會化膿、長蛆,難逃截肢的命運,許多人健康、強壯地從家鄉出來,卻傷殘著回去!

但最難熬的是──想家!想家鄉的親人!

一位叫Mensa的印工,不禁老淚縱橫,他出來家鄉15年了,從未回去過!錢,透過特殊管道寄回家鄉,如今他的大孩子25歲,娶妻生子,小兒子還在上學!親人的平安幸福,是對他辛苦的慰勞!

但是,自從2014年,Grace牧師在睡夢中,接收到上帝的指令,讓她去照顧這群貧苦、無助的人。她走進叢林,尋找藏在密林深處的「芭」。如今,包含其他地區,這位孤單的女子,照顧著200多個「芭」的印尼非法傭工。每周一次巡迴探訪,帶來日用品、生活必需品……幫助他們重建房屋!她甚至學習清創和簡易手術,並挽起袖子,為在「芭」中懷孕的孕婦接生!

她沒有錢,不知明天在哪裡?不知這個事工何時終止、又將怎樣做下去?但奇妙的,上帝總在關鍵時刻,帶給她供應與幫助!

2015年,她認識了台北新店行道會的張茂松牧師,張牧師不但捐贈大筆款項,支持Grace的事工,更點選教會的醫師,成立醫療義診團隊。他親自帶隊,三進叢林,帶去醫療、物資、與神的安慰!

這次,慈心的老牧者,一面嘆氣、一面問著「芭」中的狀況與需求:芭中無水,飲用水成為難題;蚊蟲肆虐,他們迫切地需要蚊帳;芭中有Baby降生,卻沒有奶粉健康長大!牧師疼惜地說:「給!我們想辦法!」

而醫療團三次進「芭」的五人小組──電視常常開講的股市名嘴邱敏寬;新竹馬偕醫院急診部主任白永嘉;耿誠中醫診所所長李耿誠;北新牙醫診所的老牙醫師戴建隆;以及知名婚宴餐廳「豪鼎」的董事長葉永良。

他們各有專長,在一個團隊中,彼此服事;更將愛心共同奉獻在「芭」中被救助的人身上!

當你看到白醫師抱著藥箱、一個個耐心解釋藥的用法;看到69歲的戴醫師,跪著給病人拔牙、因著一次次用力而流下的汗珠;看到邱敏寬因為打燈而不能動的雙手,叮滿熱帶叢林的蚊蟲;看到耿誠醫師因為給人拔罐太多、手痠痛到開始顫抖;而葉董一面為人量血壓、一面為人禱告、更對血壓高的男人說,不能再吸菸了,要顧全太太,並要夫妻當眾發誓說彼此相愛,你會不會熱淚盈眶?又會不會笑出來……

上帝差遣了一群天使,來保護油棕「芭」地中的貧苦百姓。愛,是他們的隱形翅膀。他們不是我們看不見的不明生物,而是真實地進入叢林深處、在「芭」地上施行醫治、拯救、並把神的愛、平安與安慰,帶入貧苦百姓中神的使者!──他們是Grace,是張牧師,是醫療團的弟兄和所有扶弱濟貧的人們!

「沙龍」,是印尼外來語「平安」的意思!正合了聖經「耶和華沙龍」平安的含意!
是的「沙龍!」我的弟兄,我的姊妹,無論我在此處、你在彼方──上帝都降下天使,給我們保護,我們都是蒙神看顧、保守的──神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