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思 攝影/王傳信、張秦中﹞

憑空而來的孩子

宛蘇,有一段不平凡的經歷,當年母親婚前意外懷孕,去婦產科檢驗卻證實還是處女。
於是讀過聖經的父親,便給她起了一個特別的名字──宛蘇,意思是她宛如耶穌,憑空而來!

宛蘇2歲,父母便離了婚!一直對自己未婚懷孕耿耿於懷的母親,自動放棄探視權!父親再婚
時,宛蘇小學4年級。她小六時,繼母生了弟弟,但忽然間,她像被趕入閣樓的灰姑娘,開始
了苦難生活!

繼母會打她,用很粗的棍子,只要她認為小女孩犯錯,不打到她說對不起絕不停下來!經常週
六放學回家,桌上等著她的是繼母留給她的紙條,是要她洗完家裡所有的門窗。連小她11歲的
弟弟,也模仿著母親的語氣,說這是我們家的電視妳不要看、我家的飯妳不要吃!為逃避繼母
的打罵,宛蘇高中只能去住校。

父親愛她,但對女兒的苦難卻完全不知,他是花蓮師範大學的教授,只有周日才回台北。直到
有一次,看見她滿是傷痕的手臂,這件事才被掀開!
可是接下來的,不是宛蘇少了責打,而是父母開始大戰。
國中、高中,為逃離屈辱,她數次離家,甚至有一次,因為覺得自己是禍端,她萌生出自殺的
念頭!她一次吞下整包血管擴張的藥物,跑到電影院沉沉睡去!她被送醫救活時,這個女孩真
的不知,生,對她來說,是幸福亦或不幸?每一個要面對的痛苦、羞辱、無助,在未來仍會堆
滿她的日子,不知何時終止!

但她被救活了,她倔強的活著,雖然內心冰冷,卻用陽光的外表,來遮掩、包裝這一切!

 

一個陌生人的搭救

高中時,她見到了生母。但是生母為怕影響自己的婚姻,拒絕承認她。並說喊她「母親」會剋母,
造成母女分離,只肯以乾女兒相稱。

高中畢業後,儘管宛蘇從小在作家、教授爸爸身邊長大,有著非常好的質素,但因為要養自己,她
只好放棄升學,打工賺錢。
一個小小女孩,所賺的,當然不夠在外租屋。爸爸便每月貼補她!只是每次回家拿錢,都要忍辱受
屈,繼母打開門,會對著房間的爸爸大喊,「你女兒來了!」便「踫」地關上門,轉身進屋!

一次,她不小心遺失了房租,面對下個月不知住去哪裡,不願因求助受辱的她,差點走上絕路。她
默默地祈求上天,如果真的有神,求神可以幫助她脫離困境!
一個偶然場合,她遇見一個人,那人好奇她的經歷,竟平白給了她20萬。原來那人因為母親離世,
想捐一筆善款。這讓宛蘇當時的難題迎刃而解,也讓她吃驚!原來天,也會眷顧她!

 

我給你一個天大的好事,你以後不可再算流年!

在生母的影響下,她開始信佛!因為母親說宛蘇是業障,生她是為了還債,「你也要信佛,今世修行!」
於是她會燒香拜拜、每年必算流年。因結婚後,做網路生意,家中又有負債,便信得更加勤懇、虔誠!

有一年,算命的說她那年犯太歲,幾乎處處不順,夜晚,思想這件事,突然有個聲音進來:「如果我讓
你發生一個天大的好事,你是否願意以後不再算命、相信我會蛻變妳的生命?」當下她心裡覺得無比平
安,便立刻說「我願意」,便不去多想,上床睡覺!

第二天,她被先生的驚呼聲叫醒,打開的電腦,一組號碼赫然地在屏幕上:「天啊!我中了200萬!」
這時她才忽然想到,昨天的聲音,原來,是「上天來給她送錢!」

原來祢早已認識我!

2006年,因小時腮腺炎延誤治療、留下的後遺症──左耳受損,她被一位朋友邀請去參加一個醫治特會,
她第一次聽到詩歌。旋律起來時,她突然有回到家的感覺,開始莫名地哽咽流淚!

又在一次主日聚會裡,在詩歌和牧者的信息中,彷彿有一隻手,帶她遊歷她生命過往,她所受的委屈,
她所蒙的恩典,都歷歷在目。
淚流不止中,上帝用三句話告訴她一個事實:「妳在還未出生之時,我早已認識妳!我早已將我的名
字放在妳的名字之中;我又請人去搭救妳,救妳脫離貧賤的生活;那200萬,妳豈不知是源自我的恩
典嗎?那晚,是我在向妳說話!妳不是業障,是我給這個世界的禮物!」

宛蘇痛哭又感動驚喜,原來是祢!原來她一直有一位上帝!在每個生命關頭,祂守護在她身邊,在她
離家出走的夜晚、在她自殺之時,都帶她平安歸來!如今,祂帶她回家!

家?那是一個從小被家暴的孩子,心底最深沉的渴望!
她回家了!沒有任何猶疑,剛踏進教會,她便堅定受洗!

 

父親留給彼此的禮物

宛蘇的父親在他的書裡曾寫給女兒一句話:「我希望我女兒長大是一個偉大的愛者。」宛蘇說:那是父
親留在她心性中的一支天線。

長大離家後,很多年,繼母都不讓她回家過年!她的戶籍也多年無處可遷入而成為幽靈人口!這件事讓
父親非常難過。為安慰父親,有一年母親節,宛蘇主動寫卡片向繼母祝福,也向繼母道歉:「謝謝她把
父親照顧得這樣好,並給他生了一個兒子!」「小時不懂事,都是我的錯!」

那一年,繼母允許她回家!雖然心中的結還在,但她告訴自己,要對繼母真誠親熱起來!
因為過去所受的對待,宛蘇心裡一直有著自己不夠資格被愛的憂懼,直到有一次她帶幼女回家,女兒拉
動一把很重的椅子,不小心砸傷手指。帶著孩子衝到醫院的一家人,當繼母聽到小外孫女要拔掉指甲治
療時,當場心疼落淚。站在旁邊的宛蘇,心中不禁感動,她知道,她和繼母之間的那堵厚牆,終於被愛
撼動!堅冰打破,冰雪消溶!

父親離世後,宛蘇從沒和繼母提過遺產分配的事。她只要了父親的手錶和一幅畫家席德進為父親所畫的
肖像。但繼母卻把自己配偶應得的一半財產,全給了丈夫留下的這個女兒。她說,妳爸爸一定希望我好
好照顧妳!

現在,宛蘇和繼母早已成了最親的家人,她們是父親留給彼此的生命禮物!

左耳的陽光

2007年,宛蘇的先生王建華,在太太和朋友設計好的服事機會中,來到教會!他之前總是奇怪,燒香拜佛
了20年的宛蘇,何以轉變信仰?又為何現在每次在詩歌中,總是涕淚橫流?半年後,他也受洗!

一個特別機會,宛蘇向先生陳述自己曾走過的經歷,她的受暴、被離棄、甚至差點為了自救走上錯路,許多
先生不知道的生命過往,沉渣浮起,卻被感恩的淚水流去⋯⋯

第二天,正好是教會的婚姻祝福禮,那天她和先生,在新店行道會裝點著鮮花的會堂中,一起挽手朗誦婚姻
誓詞,因小時受暴而難堪,曾經不敢跟先生陳明許多生命傷痛的宛蘇,露著明朗的笑容,她知道,她再不是
那個被遺棄、被虐待的孩子,她是上帝的公主,因著父神的愛,「灰姑娘」可以在灰燼中昂起頭來,祂使哀
傷的,變為跳舞!那天,夫妻間終於再無秘密!

現在,宛蘇和先生一起在教會做影音志工。她非常認真,扛攝影機錄影,或幫忙拉線,她都願意!因小時留
下的左耳受損,隨著年齡,連右耳聽力也在退化。但她堅決服事,努力克服聽力上的障礙!

總是溫婉宜人的宛蘇,臉上掛著燦爛的微笑,看起來健康、開朗!
她說:「若你覺得我有些不一樣,是得力於這段經歷,祂增加了我生命的厚度;讓我對苦難從容;對所有失喪
的人,總是懷著迫不及待的衝動,想要去跟他分享耶穌,想要趕快去挽救他、服事他。」

這段經歷不再是她的障礙,而是一個生命禮物,讓她知道,在她還不完全時,便蒙神的保護與揀選!如她受傷
的左耳,雖然聽不清,但依然有陽光湧入,那是神的愛與光,可以一路導她前行,越走越亮──

我未成形的體質,祢的眼早已看見了;祢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祢都寫在祢的冊上了。 (詩13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