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 Online》在线上你也可以经历神蹟!

By | 2018-06-14T11:16:59+00:00 六月 14th, 2018|最新消息, 生命故事, 神蹟现场|

她是荣星教会的柔娴, 一天早上,他点开了教会的主日影片, 跟着一起祷告后,神蹟就发生了! #MiracleOnline #神蹟无国界 #这个神蹟你也可以有 #感谢上帝 #大大阿们 #实在奇妙 [...]

当向神伸出信心的手臂─

By | 2018-04-24T16:26:43+00:00 四月 24th, 2018|祝福月刊, 神蹟现场|

【文/许秀禧】有一个症状困扰了我16年,因着之前生产过程压迫到膀胱,造成我的膀胱会有漏尿的状况,需要常常上厕所。因此,我很难随心所欲地大声唱歌。在教会,我无法尽情敬拜,不能跳高,双脚不能同时离地,甚至要避免打喷涕、大声说话。当然,更无法从事跑步或打球等激烈运动,有时勉强做,就会漏尿。无论在哪里,在什么场合,这让我十分尴尬! 今年烈火特会,我好希望可以像其他人一样热切、不顾一切、癫狂地敬拜神。因此,虽然很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还是走到了前面的摇滚区,并且尽最大可能地往前钻,尽一切可能地大声唱歌敬拜,我唱得很大声、真得很大声地在唱歌敬拜! 在李永勋牧师讲道时,他说你们要像那患血漏的妇人一样,要伸出信心的手,抓住耶稣,然后你们就可以得着医治。 我满心期盼我能像牧师说的那样,伸出信心的手,我也可以像那患血漏的妇人一样抓住耶稣!抓住神的医治! 当讲道结束时,牧师开始宣告今天神要医治糖尿病、高血压……我在台下大声喊,「主啊!快点唸到我!」最后一个他说,「我们这边有人膀胱有问题,他需要经常去厕所,奉主的名,他要好了!」我听到这句话,台下的我,激动地大哭,我说:「主阿!那就是我啊!」 隔天,我再去摇滚区敬拜,竟真的一点也没有再漏出来!我大声唱、快乐跳、都没有再漏了!哈利路亚,感谢赞美主,神医治了我!让我不必再担心漏尿的问题! 神也恢复我的信心,除去我的羞辱,恢复我的价值和定义,应许我可以服事祂,不再惧怕仇敌的攻击,因为神会帮助我,让我心里有力量,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孤单面对问题。 将荣耀归给坐在宝座上我们亲爱的耶稣!

她是个神蹟女孩 |来自上帝的惊喜

By | 2018-04-22T10:41:40+00:00 四月 22nd, 2018|影音媒体, 生命故事, 神蹟现场|

https://www.facebook.com/topchurch/videos/1899411966770718/ 她身上的罕症先天性脊柱裂缠着她20几年, 这二年来到教会后像打开不可思议的礼物盒, 不断从上帝那里拿到创造性神蹟礼物。 2017年 肠子不能蠕动,血压破表,在祷告会后被恢复擩动和顺利排便 。 神经病变,让她的脚没有知觉…在祷告会后她的神经知觉被恢复了。 [...]

叶红──我实现了连想都不敢想的梦想

By | 2018-04-18T19:37:34+00:00 四月 18th, 2018|祝福月刊, 神蹟现场, 神蹟祷告会|

我从事房仲业,因为门市就在三民堂隔壁,所以才有机会认识教会的弟兄姊妹,加入小组、受洗信主,这几年台湾房市低迷、经济非常不景气,房仲的门市一家一家关门,有很多同事都改行转业。我从大陆嫁到台湾,已经18年,没有显赫的背景,没有漂亮的学经历,我如何能在我的事业上,闯出一片天呢? 我每天出门前,都一定抱着圣经祷告,晚上睡前也一定会读经祷告,我除了心中倚靠神,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神的话带给我很多的信心和安慰,让我每天上班充满热情和活力,因为上帝的恩典,去年我的业绩非常好,荣登「太平洋群洋体系106年度全国第一名」,感谢主、领奖当天,我也鼓起勇气,上台见证主的恩典,这真是极大的神蹟,上帝让不可能变成可能,让我在房仲业里,经历主复活的大能,实现了我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梦想。 我在一年内,也买到离美河堂最近的房子,我现在住在美河市里,教会是我的好邻居,也是我属灵的也是我属灵的家。箴言10:22说:「耶和华所赐的福,使人富足、并不加上忧虑。」希望我的故事能鼓励大家 ,把一切荣耀归给上帝!

上帝与我同行─恩宠的旅程

By | 2018-01-26T00:23:04+00:00 一月 24th, 2018|祝福月刊, 神蹟现场, 神蹟祷告会|

【文/陈美芸、整理/吴育榕】 去年11月的时候,我去了英国一趟。考虑到伦敦的天气,原本我想要预订11月初的机票,但因为我在11月18号有服事,所以我没有办法订18号以前的机票。虽然19号的机票比较贵,但我以主的事为第一优先,心里还是觉得很开心。 出国那天boarding时,服务人员突然跟我说:「我帮你换一张商务舱的机票」,感谢主!我就这样免费升等坐了商务舱。 神的恩典不只有这样,出发前我向上帝祷告,伦敦要是很好的天气。感谢神,我在英国的23天里,只有一天下了一点毛毛雨、一天下了大雪,其他时候都是好天气。   在伦敦期间,我在当地的华人教会有两次简单的分享,又大大地经历上帝的恩宠。 第一次前往教会的途中,火车坏了好几次,但最后还是顺利赶上聚会时间。回程时,一位姊妹很希望要陪我一起回伦敦,我们到了月台时,才听到广播要更换上车的月台。我的英文没有那么好又不适应英国腔,若不是有人陪伴,一定会无法发现火车换了月台而赶不上火车。 当我们冲到月台时,火车门正好在眼前关上。可是一回头,却发现离我们最近的那节车箱,有一位胖太太被门卡住,我们赶紧去帮忙把门推开,也跟着顺利上了火车。   我这次来伦敦,是为了陪我的女儿去旅游,所以当教会第二次邀请我再来分享的时候,我没有答应。可是神的灵在我灵修时大大激动我,当我排除万难再次去到教会分享时,当地教会的弟兄姊妹竟也安排了要带我和女儿去当地旅游。 [...]

上帝与我同行─恩宠的旅程 已关闭回响。

从不缺席的陪伴

By | 2018-01-17T17:27:48+00:00 一月 17th, 2018|祝福月刊, 神蹟现场, 神蹟祷告会|

【文/刘一升】当初信主,是因为走到了绝路。 我们家母系那边,有个遗传性疾病,会造成全身血管的病变,主要攻击的地方在眼睛、肾脏,最终是脑部!我母亲就因为这样,30几岁发病,大约40几岁过世! 我从小看着这样的过程,造成我心理非常大的阴影,其实我很怕过生日,因为以前医生说,这个病大致35岁前会发病,所以我每过一次生日,就觉得自己又离咒诅更近了一些。 28岁时,我发现自己的右眼开始出现变化,视网膜血管阻塞,造成右眼有四分之一被白雾般的阴影遮住!当时我沮丧绝望,到处算命,只为寻求算命师说一句话:「你会好!」我就这样四处奔波去寻求别人嘴里的平安! 我大姐是家中第一位基督徒,每当我去医院回来跟大姐谈论病情:「医生说又恶化了,但找不到原因」时,我大姐都会说:「祷告!专心祷告!」当时的我还未信主,我只觉得祷告能干嘛?不花半毛钱,讲给谁听?甚至觉得我大姐是走火入魔了! 后来,因为我用尽人的方法,完全得不著平安后,我才灰心地想,「不然信一下耶稣好了!反正也没什么!」这样,我跟着大姐去了她的教会,当下并因为感动受洗!但回家后我发现,我好像做错事了,我怎么可以受洗呢?我于是跑去行天宫跟关公道歉,并且不停地唸经,希望在这种方法中,寻得消灾解厄的平安!我就这样唸阿唸,自己都不知在唸些什么! 后来回医院检查,发现─左眼居然也开始恶化!这真是青天霹雳!那天我坐在医院的椅子上,内心听到一个声音不断放大:「祷告吧!祷告吧!」从那天开始,我决定跟随耶稣!永不离开! 当然我并没有一帆风顺,立刻得医治!但我从一开始的祷告词:「上帝,求祢医治我的眼睛!」到后来祷告说:「上帝,我将我的眼睛交给祢!」这样的过程,是上帝给我的试炼!祂要我学着将一切事情交托给祂! 2017年6月,爸爸帮我去医院看眼睛检查报告,结束后爸爸打给我,跟我说:「医生说,奇怪!怎么右眼的血管有在恢复?」医生不相信,所以预定我9月再做一次更精密的检查! [...]

神配合的,人不能分开!

By | 2017-12-21T12:30:25+00:00 十二月 21st, 2017|生命故事, 祝福月刊, 神蹟现场|

〔文/江璧瑜、摄影/孔德麟〕凡等候耶和华,心里寻求祂的,耶和华必施恩给他。(哀3 : 25) 他们偶然地相遇却又被迫分离,如同连续剧般接连上演三次不期而遇,最后他们能否长相厮守? 在人声鼎沸的中华路街道上,淑蕙显得格外沉默,低头默等灯号转换,无意间抬头,却看见车水马龙的另一端,竟站着他─眨眨眼,没错,真的是胡哥。两三个月不见,他明显消瘦。只见胡哥急忙向长官禀告后,踏向天桥朝她跑来。这一次,天桥足够稳固,能让他们常相聚首吗? 胡哥至今珍藏着他写给淑蕙的第一封情书和他们当年的合照,令人颇为感动! 初进社会的淑蕙仅有20岁,刚离开学校与家庭学习独立。脸上散发著青春与稚气;身为军人的胡哥,已步入中年,肩负特殊作战使命,常年将生死置之度外,以致延后成家。 其实,年龄差距从来不是两人间的问题,但是父母总是多个忧虑,担心自己女儿因为单纯而受骗,于是不惜让女儿放弃工作、离开家乡,以便离开胡哥。一向听话的淑蕙,选择尊重父母的决定,默默将所有委屈与孤单向神倾吐,但她仍然相信,若是神所许配的佳偶,人不能将他们分开。 [...]

认识上帝,是我这一生最美的祝福!

By | 2017-12-19T19:53:11+00:00 十二月 19th, 2017|祝福月刊, 神蹟现场, 神蹟祷告会|

〔文/卢慧敏  整理/诗萱〕弟兄姊妹平安,我是三牧区的卢惠敏!我是一个从大陆来的姊妹,离婚独自带着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 本来买房对我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但为了实现和孩子有个家的愿望,多年来,我非常辛苦地工作。今年,我总于捧着积攒了多年的积蓄,去买了一间预售屋,交了订金36万。但这间房让我十分不平安,因为建商把不能计价的雨遮也算在总价内,因此我萌生重新谈判的想法,但多位有经验的人都告诉我,合约已经签订,如果想要更改,不但不可能重签还可能要赔偿违约金! 忧愁之时,有一天我忽然看见张牧师FB的信息:「不要惧怕,只管占住,看上帝如何做大事!祂看见祂听见,祂一定会下来帮助我们。」神的话给我非常大的鼓励与安慰,带着这份信心,我刚强壮胆去谈判,虽然建商强势,但我毫不惧怕,最后建商竟然破例无偿解约! 之后,我又看见一间成屋,看屋前一天,我心中希望能够有一位有经验的人陪我选屋,忽然一位许久没有联络的房仲姊妹打来电话,我知这是神在预备。凭着她的经验,我将原来看好的小三房,换成通风明亮的大三房!这间屋比之前的预售屋更便宜,并且离走去捷运站只有7分钟的距离。 欢喜之余,我知这一切都是上帝在做工,我们虽是孤儿寡妇,但神一直在看顾、赐福! 「投靠耶和华,强似依赖人;投靠耶和华,强似依赖王子!」信靠主,是我这一生最美的祝福!

如果人生是一场音乐会

By | 2017-12-07T11:47:04+00:00 十二月 7th, 2017|生命故事, 祝福月刊, 神蹟现场, 神蹟祷告会|

〔文/林姿莹〕我是一个音乐人,最熟悉的工作就是精心策画一场又一场的音乐会。正式的音乐会通常会分成上、下半场;而中场休息,对观众来说是轻松自在的短暂时刻。但若你有机会进到灯光照不到的后台,就会看见表演者最真实的模样。如果人生是一场音乐会,那么我想邀请你走进后台,看看我那充满戏剧性的中场休息。人生胜利组? 我的人生音乐会上半场非常顺利,从小成绩名列前茅,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回台湾马上获得大学教职、主持音乐广播节目,活跃于演奏舞台,除了古典音乐领域,还跟许多跨界艺术家合作,到世界各地表演。我的先生在电子业服务,在事业上也很努力,表面上我们夫妻是大家眼中的人生胜利组,但其实两人每天被工作弄得日夜颠倒,聚少离多;我造访的国家越来越远,舞台越大越多,但好像永远没有尽头。最孤单的时候,往往是盛大的演出结束,在异乡旅馆的落寞,当时的我,好像一个搞不清楚方向、只顾往前冲的运动选手,却乐此不疲、自鸣得意。 用眼泪煮水饺 2014年夏天,我正处在人生巅峰,前途一片大好,却被一个惊叹号、很多的问号、还有一个隐约朝我逼近的句号打断了! 当时我在中原大学创立了音乐学程,当上系主任,准备升等教授,受邀到英国演出,计划录制新的音乐专辑,但出国之前,我的脖子发现两个小肿块,回国后马上安排检查。记得那天是音乐学程第一届新生面试,我担任主考官非常忙碌;准备晚餐时,先生突然问我:「以后的课怎么安排? 」我边煮水饺边说:「今天面试了不少优秀的学生…」他打断我说:「医院今天打电话来…」 我心头一震,原来我在考场手机整天关机,所以医院打给了他。「切片检查结果是恶性,要马上住院彻底检查!」我一时反应不过来还问:「什么是恶性?」他放轻声音回答:「就是....癌症!」好像这两个字可以因为说得温柔些,就比较不可怕?! 我顿时变成一个在沸水中旋转的水饺,而「癌症」这两个字就在空气中无止尽地循环!突然那个今天我问了50几个考生的面试问题浮现脑海:「如果你考上了,将如何调整自己的脚步和态度来面对新的挑战?」 没想到我竟是当天最差的考生,因为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命运的脸在窃笑,我们抱在一起痛哭,我永远忘不了那盘用眼泪煮的水饺的滋味。 [...]

2703弟兄姊妹,在心里这件事不能不讲

By | 2017-12-06T10:47:17+00:00 十二月 6th, 2017|祝福月刊, 神蹟现场, 神蹟祷告会|

今晚很珍惜可以来祷告会(以后新工作或许可以早些下班)。祷告会中,圣灵熊熊的烈火燃烧着会堂,内心特别喜乐像是与主共舞。 我在后面帮忙医治代祷。多年来,我相信神能治愈百病,却鲜少放一个真实的相信在我心里。约莫8:40分,听见牧师「叫」有甲状腺腺体症的人「出来」!我本来要为一位有耳朵问题的人代祷,但是,请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就是放下代祷,跑去前台站好。 一位长者走过来看着我,问我说:「你是甲状腺很久了?」我点点头,然后她手摸着我的脖子开始祷告,我闭上眼睛,双手向上,突然很大的气体进到我的脖子里,往下经过胸腔,我吞下那个气体;那气体跑进我的肚子里,我换气再吞,「咻」的一下,它好像从我的右腰侧「出去了」,可是不止,气体太强,整个在肚子里散开,我被推倒……眼睛睁开时是在地上。 有人扶我让我换气,我吞了吞口水(甲状腺科以此来自我评估),觉得脖子里面有卡住的东西不见了;再吞,还是不见了!不会吧?有这么幸运吗?多吞几次,脖子转左转右好几次,有点不可思议,我低声对姊妹说,那个在我脖子里的东西不见了。她很惊叹,我怕她嚷嚷,我说让我走回去再确认一下。 回座时我看到仁荣跟他说了这事……我还想再等一下,我觉得我应该去找那位长辈,跟她说这事。她淡淡但无限坚定地看着我说:「那是圣灵跑进去了,你要去做见证」。我谢谢她后,回到座位,脖子不重了,可以自由的转。(常常头重得像要折断似的,早习以为常)我先声明:那不是没有运动。几十年所有碰过我脖子的人都知道,我的肩膀像石头般的硬。它就是~不见了。现在我写完了,心里踏实才敢睡觉。 感谢主今晚为我的身体行神蹟!我自己很清楚;是祂,真的是祂!又真又活的神─哈利路亚!赞美我的上帝! 嘉宜2017/11/09,约莫8:40pm间。😆😆😆😆😆😆开心啊!(!!!)

载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