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唐煒婷、攝影/孔德麟﹞

成為最年輕的青年兵

民國一O年代末,出生於江蘇睢寧的胡天鵬,父親是位私塾教師,耳濡目染下,弟子規、三字經自3歲即琅琅上口。頗富資質的天鵬,於家鄉求學不久,便被家人送去外縣市深造。
同時期,中國紛紛擾擾的局面恰好告一段落, 中國國民黨暫時站穩了腳步,
恰如預備勾勒藍圖的國民政府,在異鄉讀書的天鵬想必也對自己未來有一番期許,然而誰都不知道——安寧的日子,即將被動盪的時代巨輪輾得殘破不堪。

沒幾年,中國局勢愈發飄搖窘迫,外有日軍橫行,內有國共相爭,戰火四起,天鵬的家鄉也難逃兵禍蹂躪。
17歲,一個還略帶稚氣的少年,沒了家,卻滿懷愛國熱忱!
受蔣介石:「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熱血感召,民國37年,天鵬中學尚未畢業,竟謊報年齡,毅然投筆從戎,被編入青年軍208師!

圖左為胡天鵬

為國家灑熱血、奮勇拼搏的使命感底下,家人的安危箝著天鵬的內心深處。
那時傘兵部隊在北平招兵,部隊駐軍南京,與睢寧皆地處江蘇,回家方便;
繫念家人的天鵬抓住機會,報考成功,成為這支編制僅三團的蔣公子弟兵!

然而,「回家」對於身處於戰亂年代的士兵本是一個奢侈的願望。
原先計劃好的回鄉路線隨著戰事而受阻,這路一斷,那綿延70載的跨海鄉愁,就此織起。

不成功便成仁的暗夜潛行者

國民黨撤台隔年,韓戰爆發,美國一改先前放棄台灣的態度;
為防堵共產勢力擴張,美國企圖假台灣之手搜集中共情資;而此時國民黨急於美國軍援、擴張反共勢力,雙方合作關係就此搭建。

民國40年,美國中情局以西方企業公司作為掩護來台洽商,胡天鵬與其他8位傘兵奉蔣宋美齡之命協助西方公司,加入黑蝙蝠中隊,執行電子偵查、空投空降、護送等艱危的敵後特種任務。

當年黑蝙蝠隊員出任務前都已預先立下遺囑,做好為國犧牲的準備。

每一次出勤,皆是九死一生,誰都不知道在哪一個環節,就與死神撞個正著。
不要說遇襲,光是飛航本身就極具風險,為了躲避共軍雷達,飛機必須趁夜低空飛行,萬一地形辨識不利,稍不留神,任務還未開始就機毀人亡。

除了空投心戰宣傳品,天鵬還必須親自空降,護送物資、人力給留在大陸的敵後武裝部隊。
撐過了長途飛行與跳傘,回台的路程又是一大挑戰。要行走在敵軍環伺的土地是何等易事?那不僅是考驗一個特戰人員機敏的軍事能力,更得仰賴運氣。

14次特殊任務,14次出死入生,如一把空中利刃,從天躍下,刺入敵後。
天鵬無畏死亡,為台海安全,克盡厥職!

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

身為機密工作的執行者,原則上只有死,才能踏出西方公司。
然而因著中共防空實力增強,美國偵查意願降低,逐步撤出計劃,天鵬才漸漸與危險任務脫離。
特種部隊解散後,天鵬發揮他的讀書天賦,轉入軍官外語學校就讀;
民國47年,胡天鵬於陸軍司令部工兵署擔任翻譯聯絡官,成為台美雙方重要的軍事橋樑。

在軍職生涯最安穩、順遂的時刻,胡天鵬認識了耶穌,並和堅守基督信仰的彭淑蕙相識相戀,結為連理。
回首過往,年紀輕輕就扛著槍桿子上戰場,歷經多次危機四伏的特戰任務,最後存活並坐擁三屆「國軍戰鬥英雄」殊榮⋯⋯一路上,這「出人意外的平安」,原來靠的不是運氣,而是耶和華!

民51年胡天鵬於南京東路禮拜堂受洗,由吳勇、王長淦長老為其施洗。

「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神啊,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寶貴!其數何等眾多!」

神所賜的平安,早在胡大哥未信以先,就已為他穿在腳上,伴他涉艱履危。
上帝不僅帶領他走過艱險,也為他預備卸下軍職後的出路。
當年參與特種任務的13名黑蝙蝠傘兵,有5名殉職,而胡大哥是目前唯一存活的隊員!
聽著胡大哥聊起往事,最後總會接一句——「感謝主的保守」!
至今,胡天鵬仍以特戰傘兵自豪,但比起從軍種種,最令他驕傲的,是他一生都可以看見從上帝而來——那平安的記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