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范慧芳﹞

「不要叫我女王!」明艷動人的閻寶蓉語調堅定溫柔地說:「我現在已經不是了,反倒是常懊惱為何不早一點覺悟呢?」

在學校主修商科的寶蓉畢業後,不願受限於會計出納的工作,就在工作之餘參加職訓局的調酒訓練班,從此跨入調酒的世界,展開一段精彩的人生旅程。最初只是某知名飯店的小小調酒師,但在勇於挑戰、力爭上游的動力驅使下,征討各個國際知名的調酒比賽。不但為個人贏得許多獎項,也因此獲得飯店的重視,而走入管理階層。作為酒店經理的10年裡,每月豐厚的營業淨利,讓她決定出來自己開業。

在無外資、無背景的情形下,年僅30歲的寶蓉便擁有了完全屬於自己的酒吧,而且在短短十幾年裡陸續經營了多達10家音樂酒吧。「我說了,就算數!」那獨當一面的強勢與霸氣,讓「PUB女王」的稱號不脛而走,一時成為業界叱吒風雲的奇女子。

年輕的寶蓉夾雜著新鮮感與熱情走進酒業界,哪管路上可能的顛簸,一心只想往前衝。隨著時代潮流的改變,經營型態也隨之轉型,這時她面臨了前所未有的考驗。不敢、不願、也不甘心放下多年經營的心血,於是為了集資勉強接受他人合資入股。在這情況下,酒店的經營開始變為複雜,最後導致被股東告上法庭,官司纏身二年多;偏逢此時,又遭人惡意倒債損失慘重。

在風光的外表下,隱藏著極大的不安與空虛。身為單親媽媽獨力撫養一兒一女,沒有靠山,沒有扶持,再加上訴訟、財務、健康等等內外交迫下,身心的疲憊與煎熬,可想而知。正所謂「人的盡頭,即是神的起頭」,當寶蓉無路可走,來到人生盡頭時,上帝的工作才正要開始!

國小四年級時,因老師介紹她來到住家附近的教會參加主日學,不久就受洗歸入主的名下。一直覺得教會是個有愛有溫暖的地方,可惜她國高中之後,還來不及對神有生命的經歷便離開教會。就在她身心壓力大到瀕臨崩潰邊緣時,這遠遊的浪子聽到心中的耶穌正呼喚著她。於是,她開始主動的尋求上帝,藉由GOOD TV(好消息電視台)的聯繫下來到了新店行道會。多麼奇妙的安排!就算她遠離神,神卻從未離棄她;神的眼隨時看顧,神的手無處不在。

回到神家後,牧長小組長均向她言明所從事的行業非上帝所喜悅;雖說是正派經營,仍不免醉酒、夜生活、應酬交際、往來複雜。然而起初她聽不進去,內心痛苦掙扎著仍想靠自己的力量扭轉種種劣勢。但因著弟兄姊妹們常常為她禱告,她自己也不時地呼求上帝的幫助,終於願意順服下來;不再硬著頸項,她毅然決然地結束經營了近二十年的事業,出讓手中的酒店。當寶蓉放下自己的堅持,把重擔交託上帝,上帝就牽引著她渡過一切難關,且大大賜福超過她所求所想。

「順服上帝真是好得無比!」她完全沒有料想到,「她的順服」是她蒙福的起點、一生的轉捩點。神竟然如此地翻轉她的生命,預備她前面的路。自三十歲開始,一直是調飲業乙級丙級證照考核的鑑評委員;因具有專業知識,更有實務經驗,閻寶蓉被六所學校受聘為專技助理教授,是飲料界全方位的講師;舉凡調飲界開辦各樣活動時,她必是爭相邀請的對象;同時也是餐飲界的顧問。有好名聲,又得人尊敬,與孩子擁有以前所不敢奢望的家庭生活,一切的一切和過去的日子相比,真是猶如天壤之別。就連家人看待她的眼光也不再一樣了,也因此得以領家人信主。「上帝的帶領多麼好呀!我為什麼不早一點順服呢!」她不禁再次發出感嘆。

回到天父懷抱中的閻寶蓉,對酒品文化的熱忱依然不減,自我期許能將台灣的「拚酒文化」提升為「品酒文化」;改變人們對酒品飲料在餐飲中居次等的既有觀念;打造酒業的全新形象。「職場使徒」更是她今後努力的目標。閻寶蓉期勉自己能夠鼓勵年輕學子,教他們正確的飲酒觀念,學習一技之長,培養專業知識、提升自我素養,引導他們迎向更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