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1日,傳來趙鏞基牧師的師母金聖惠牧師辭世的消息,不捨中,驟然想起這位慈祥的長者,曾在2009年,接受我們的訪談,她的有趣、貼心、認真、細緻以及結束時的結語,至今難忘!

 

〔文/陳思、攝影/鷹眼團隊〕

在男尊女卑的韓國,大多數師母是牧師背後沒有聲音的女人,其最大功能是在家教子,而不是在教會中「相夫」!
但趙師母不是,採訪之初,她便打斷我們的採訪計畫,讓人看到她的獨立和特別!她和她那位世界知名的牧師丈夫趙鏞基牧師比肩同行!

她是韓國知名的鋼琴家、音樂家,曾在教會草創的經濟艱困中,靠家教收入貼補教會;曾創作多首詩歌;其琴藝,曾與奧地利鋼琴大師巴杜拉.斯寇達(Paul Badura-Skoda)聯手錄製發行鋼琴二重奏;並且後期,她不但擔任大學教職,更成為韓世大學校長,成為教育家。

但對於福音,她更大的貢獻,是以前瞻的眼光,成立出版社,整理趙鏞基牧師的講道資料,將趙牧師的屬靈看見和神學思想──這些珍貴的屬靈資產保存下來,並且傳播出去!

2005年左右,她順服福音的帶領,開始走遍世界各地,成為專職的傳道人。

從彈奏琴鍵到撥動人心,那次採訪時,提到她的宣教之路,趙師母說:「我沒有想過會開始宣教的工作,以為一直都會是音樂家。結果神讓我開始了宣教事工,我開始訪問很多教會,也開始講道,和從我們教會差派出去的宣教士見面,傾聽他們的苦楚,更堅定了我要宣教的決心。」

她說她到世界各地,最讓她感動和有負擔的地方:是中國!

她受邀兩次去中國:第一次,中國政府只許她對韓國人講道;第二次,只許她對中國人演講。

但這樣的改變,讓她敏覺出中國在信仰上的改變,她說:「如果你遵循官方途徑進入中國宣教演講,中國政府也許會允許你,他們只怕地下教會,擔心有政治活動。」師母的切身觀察,為去中國的宣教,提供了很好的建議。
她說在一次美國特會中,所有人呼喊著「China!」迫切為中國禱告,她相信雖然中國福音形勢依然嚴峻,但復興不久必臨到!

趙師母生活化的講道深具特色,她不會旁徵博引,也沒有深邃浩瀚的洪篇巨論,從點滴的生活小事,深入淺出,鞭辟入裡,帶出信仰的大學問。
從在廚房中打碎盤子的人,是需要讚揚和鼓勵的;到她和先生的結婚紀念日沒有得到禮物,發現你要向上帝大大張口的秘密……本來她也擔心這樣家庭化的信息是否恰當,但趙牧師鼓勵她繼續:「妳的信息是很家庭化的,妳的使命就是傳講生活化的信息,所以不要避諱分享有趣的事情,這是神給妳的恩賜。」

她是非常認真的人,去世界許多國家傳講福音,堅持不以母語,而以更具世界觀的英語講道!

她也提到為學英文,和趙牧師互動的趣事:

有一天趙牧師對她說:「太太,我得到上帝的啟示,神要我教你英文。」從那天始,生活大小事他們都用英語溝通。有時她會不自覺地冒出幾句韓語,趙牧師便說:「I  don’t  understand!」教學相長,得到語言提升的,不只趙師母,趙牧師也是。

一次趙牧師去美國講道,回來便鄭重向師母道謝,如果沒有日常的英語互動,牧師的英文也不會有長足進步!
趙師母說:「我深深感恩,夫妻日常英語對話,不僅對我們的英語有大大提升,更增添了生活情趣。」

趙師母是非常細緻、周到的人,採訪時,師母特別換好衣服,妝容細緻地等待我們。不但親切地有問必答,更談笑風生地講了許多她和趙牧師的秘辛趣事。又在結束時,為我們每人準備了書籍和禮物!讓人見到一個世界級的牧者,全無架子的那份謙卑與貼心!

至今趙師母在採訪結束時的結語,還言猶在耳:「在末日時,神所賜予的使命,並不是給哪個人的,神的靈性要散播到全世界,所以有越多門徒,就表示有越多的人,在聽從耶穌的命令。耶穌說:『使萬人做我的門徒!』讓我們為福音而生,努力遵從耶穌的命令。」

鋼琴家、教育家、妻子、母親、師母、牧師──多重身分的金聖惠師母,每一種身分都努力為之,盡善盡美。像花開有序,每次都綻放得耀眼奪目,與先生平分春華秋色。

親愛的趙師母,謝謝您,為我們留下榜樣!